育儿

打车APP生存样本调查多家软件单月下载过

2019-05-15 04:27:0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7月1日,随着《北京市出租车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》的发布,此前随着市场自然生长、竞争的叫车软件有了清晰的、必须遵守的准入条件。接入指定的电召平台,到主管部门备案,遵照电召服务收费标准,统一命名软件这些规则,构成了叫车软件活下去的新门槛。

据了解,嘀嘀打车、摇摇招车等几家叫车软件与北京市交通委合作的统一叫车平台在7月初会正式上线。

叫车软件是如何诞生的?它们又是如何相互竞争的?它们的未来在哪里?

老板去市里开会去了。昨日,多家叫车软件公司的相关人员都对表示,相干主管部门昨日就有关统一叫车平台等问题,召集行业内各有关公司负责人开会。

数据显示,目前市场上约有30款叫车软件。2013年4月份,仅Android(安卓)平台上,叫车类运用(打车APP)累计下载量超过百万。

移动互联与打车需求的结合掀起了一轮热潮,打车APP迎来疯狂增长。

不过行业生长不足一年的时间,已触动政策神经,多地叫停打车APP或将其纳入统一管理。打车APP今后将要思考的不仅是用户增量和盈利手段,还有政府监管、信用度等问题。

来自阿里、百度的80后

这些做出了500万用户级APP的80后们,绝大多数来自阿里巴巴、百度。

由于常在各个城市间飞来飞去调研情况(近期因为政策收紧原因,他出差也变得更加密集),小桔科技CEO程维的时间非常紧张。

目前,小桔科技开发的嘀嘀打车,是打车APP中知名的之一。

到小桔科技位于中关村E世界总部采访那天,正碰巧嘀嘀打车的2.0版本第二天要赶着上线。因为通宵赶工的原因,员工们带着疲态。让这群80后年轻人拼忙的APP产品,背后已拥有近500万用户。

包括程维在内的这些80后,绝大多数来自阿里巴巴、百度,今天的小桔科技也是上述两大互联巨头的杂交品种。

在透明玻璃门办公室里、坐位对着全部员工的程维是嘀嘀打车创始人。他创业前有8年时间都在阿里巴巴。

嘀嘀打车初的团队基本上是程维从阿里带出来的,全部是BD(商务拓展)人才。

另一脉以产品技术副总裁张博为代表,他来到嘀嘀打车前在百度任职。采访程维那日,张博没有出现,他被前一晚的赶工累病后回家休息去了。

嘀嘀打车产品研发队伍目前有30人左右,超过6成来自百度。

除基因来自阿里、百度,年轻也是这家创业公司显著的标签两个头儿程维、张博都是1983年生人。全部小桔科技的员工主体也是80后年轻人。

出于理性判断的创业

谈起创业想法,程维说,真的没有特别的故事,完全出于理性判断。

谈起创业时的想法,程维耸耸肩,真的没有特别的故事,完全出于理性判断。

看着互联走过近10年,置身阿里巴巴8年,程维说,对通讯方式的改变,包括阿里扎根传统外贸领域创造信息平台等等这些给了他极大震动。不创业是的风险。

初创团队的四五个兄弟一共计划了6个项目,前5个都没有成形。电商家居、教育培训等已有前人验明可行性的项目一个一个被PASS掉。

剩下的一个,听起来不靠谱。叫出租车司机装一个软件,按两下,车来接你?朋友都劝头脑不要发热。理由很多,比如,很难想象司机会先进到日常工作中习惯使用移动互联。而且,诚信是个大问题,乘客约了车以后先从路边打车走掉怎么办,司机也极有可能为了一个机场的单子爽约不干。

虽然耳边有着太多的劝告,但程维还是决定放手1试。当年淘宝做起来的时候,也没有相应诚信体系,没有支付系统,仍然能做大。我们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出租车公司的不解

北京当时189家出租车公司,他们跑了一百家。大家都问:有没有政府的红头文件?

打定主张要做打车软件后,明摆着的问题是,司机在哪?

出租车公司不愿意与小桔科技合作,前两个月没有签下来一家公司。程维说,北京当时189家出租车公司,他们跑了一百家。大家都问:有没有政府的红头文件?市场化打车软件怎么可以来做调度的事情?

程维记得家签下来的是昌平一家叫银山出租的小公司,有百八十辆出租车,老板很开明。2012年9月9日,嘀嘀打车正式上线,后台亮起了16个小光点,就是说,有16位出租车司机将信将疑地打开了软件。

下一步,乘客呢?抱着怀疑心态试用嘀嘀打车的司机发现,这软件没招揽来什么生意,还费电、空跑流量。有的司机师傅亲身找来小桔科技甩脸子,摔在桌上,大骂骗子!

程维一面忙于安抚司机,一面也是心急如焚。大冬天十月、十一月,他们披着军大衣跑到火车站司机聚集点,趁着司机排队等客以及上厕所的时间,塞上一份传单简单介绍两句。

那1冬过去,15000位司机装上了嘀嘀打车。

2012年11月3日,北京下了场雪,程维在后台激动地发现,嘀嘀打车呼叫人数突然过千。当天,许多首次使用的人到微博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,打车神器开始在白领人群中慢慢流传开。

打车APP下载量集体超10万

打车软件的爆发速度使人惊叹。嘀嘀打车、摇摇招车、易打车、打车小秘、快的打车客户端4月份的下载量均已超过10万。

10万注册司机,15个城市,我们已是全国的调度平台,每天服务于4五万个用户。北京的叫车成功率高达80%-90%。程维快速地把这些数字一股脑吐出。

现在,嘀嘀打车有350多万用户,每天平均7万单以上,北京占3万单。北京从0单到1万单,用了5个月,上海只用了3个月。武汉、南京等城市也发展很快。上海世博会时强生公司每天2万单已经是历史上的峰值,被我们几个月时间就超过了。程维说。

打车软件的爆发速度令人惊叹。游戏、视频、电商等其他互联行业曾经的飞速发展相形见绌。正如程维所说,打车软件在中国崛起速度,是由于恰逢剧烈变革产生了需求。

易观国际一份关于打车软件的行业报告指出,用智能实现招车的服务逐步在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,从开始的将服务应用于私家车,到后来逐渐扩大到城市的公共出租车,这类运用越来越有效地解决人们在高峰时段打车难的问题,尤其在交通问题较为严重的大城市。

从打车软件用户来看,主要集中在北京,上海,广州,深圳等一线城市。其中,嘀嘀打车、摇摇招车用户群主要集中在北方城市,快的打车主要集中在杭州,上海等南方城市。

根据易观国际分析报告数据,2013年4月份,Android平台中国11家主流运用商店的监测数据显示,在打车类运用细分领域,从累计下载量数据看,总体下载量超过百万。

嘀嘀打车、摇摇招车、易打车、打车小秘、快的打车客户端4月份的下载量均已超过10万。嘀嘀打车客户端的下载总量达43万,摇摇招车下载量为24.6万。

部分公司月投入百万推行

有的公司选择砸钱试图突围。某些公司在推广营销方面每个月的投入金额在百万级别。

创业至今,打车软件行业急剧扩张的同时却也伴随着烧钱二字。

融资不容易。提到这件事,被问烦了的程维回答得很简短。叫车都没有发展起来,怎样发展智能叫车?很长、很模糊的路要走,没有办法跟投资人解释。

今年三、四月份,外界有风声说嘀嘀打车取得了来自腾讯的千万级美元融资。尽管这1信息至今未得到官方承认,但在此期间,确实有来自百度等公司的外部人才涌入嘀嘀打车,包括多位此后核心产品开发者。

除嘀嘀打车,其他几家大的打车平台也先后传出得到资金输血的好消息。摇摇招车获得红杉数百万美元投资,快的打车获得了阿里巴巴数百万资金,易到用车累计取得2500万美元的融资

包括三巨头(腾讯、百度、阿里)在内,互联业界也在合作层面表达出了善意。支付宝、去哪儿、百度地图、高德地图、携程、汉庭等企业纷纷伸出橄榄枝针对打车软件接入各种服务尝试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知,相比游戏、视频、团购,打车软件行业竞争其实不激烈,全国目前总的数目在30家左右。

不过,随着用户数增长,这个行业对于后来者的门坎越来越高。

于是,有的公司选择砸钱试图突围。比如,向出租车司机赠送品牌、平板电脑,甚至直接给予资金补贴。某些公司在推行营销方面每一个月的投入金额在百万级别。

5月初到成都去拓展市场的e达招车,当月底就解散了队伍。这只是个开始,洗牌已经在进行,到年底活得好的打车软件可能只会剩三四家。这位业内人士说。

而根据北京市出台的《细则》,此前一些打车APP所尝试的加价模式、广告模式均被否定。

《细则》规定禁止嵌入广告。广告不是打车软件行业的盈利模式。广告不是我们关键的盈利点。打车小秘相干负责人表示。

对于加价,该人士表示,加价功能对打车软件来讲,不是核心,所占日订单的比例不超过7%-8%。

但除加价和广告,打车APP将以何种模式盈利目前还没有清晰路线。

我们和政府的目的一致

摇摇招车创始人兼CEO王炜建说,初考虑了如何做好产品,斟酌了服务客户,考虑了市场,没考虑到的是政策上会有问题。

对于已具有先发优势的几家,始料未及的政策风险正在考验他们。

5月22日,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表示,由于市面上的叫车软件存在安全隐患、不规范等问题,主管部门依法进行了监管。深圳地区的出租车司机已接到要求卸载软件的通知。

据公然信息显示,各地政府对打车软件的态度不尽相同,目前明确叫停的是深圳,北京、广州等地,表现出对于加价叫车比较敏感,中西部地区则是热切期待与各软件公司的合作。

嘀嘀打车在干的是一件民生的事情,必须接受政府监管、舆论监督,必须在还一岁不到的时候,照顾到公平、信用度。程维说。

摇摇招车创始人兼CEO王炜建对表示,初考虑了如何做好产品,考虑了服务客户,斟酌了市场,没考虑到的是政策上会有问题。

王炜建表示,相信深圳的禁令只是暂时的。

据了解,嘀嘀打车、摇摇招车等几家打车软件与北京市交通委合作的统一叫车平台在7月初上线。

其实我们的意图和政府是一致的,都是想要解决打车难问题。程维说。

■ 新动向

加价5元全归司机

多家叫车软件厂商表示正积极配合新政

7月1日起,叫车软件全部纳入北京市统一电召平台管理,乘客用叫车,也将依照北京市电召服务收费标准支付费用,即时叫车每单5元、预约叫车6元。

对于每单的加价,叫车软件厂商、电召平台、出租车司机如何分账?

昨日晚间,摇摇招车副总裁张琦对新京报表示,加价的5元钱将全部都给司机,台和打车软件不会得到分成。

张琦说,此后统一电召平台的情势大致为,乘客可以使用或APP叫车,两种叫车的指令将通过电台虚拟中心进行转化,出租车司机再以的方式终接收。

不会强制要求司机师傅舍弃所安装的免费APP软件。张琦表示,政府启动统一电召平台,一部分的原因是出于安全性考虑,不鼓励司机以用手点击APP的方式接单,更提倡接单。

对主管部门日前发布的管理办法(《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》),摇摇招车、打车小秘等打车软件均表示将积极配合。

怎样要求都会积极配合。某打车APP创始人此前对新京报表示。

张琦昨日也表示,新的政策出台后,摇摇招车正从系统上积极配合升级,并提升服务质量以适应电召平台的要求。

打车小秘相关负责人昨日对新京报表示,会全力支持政府的政策,不认为政府的政策会给打车软件的前景画下句号,相反这是对整个行业一次规范性的升级。

只要开发了合适的接口就可以实现业务的对接,技术上不是难题。上述人士表示,在技术上各家软件接入统一电召平台不难。

经期前小腹胀痛
为什么会经前小腹胀痛
月经不调吃啥能调理
分享到: